《钱塘江文化》作品选登

2020-08-25

分享到:

梅杰摄影

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 点亮夏夜灯火    □鲍安顺

   我站在溪水畔观看,那河谷里没有桥,钢丝索牵引渡船来来往往,东边竹楼上有孤零零的少女在眺望,看着西边小镇,还有小镇上的人影和房屋。

   夕阳最后一缕耀眼的光芒在山谷里淡去,幻化出绯红云霞的如烟缥缈,笼罩在金色余晖里的山崖,留下慢慢变淡的朦胧色调,星星隐约依次地出现在夜空,月亮也挂在天边。此时,灯火渐次亮起来,在竹楼,在夜幕降临了的小镇上,昏黄朦胧,煞是温暖。

   竹楼上的姑娘,在晚风吹散余热时,谛听着蛙声、虫鸣、夜营婉转的啼叫,看着夜色朦朦的山谷,她内心躁动,那临窗而立的微笑,沐浴在躁动的晚风中,让我感觉到她的快乐和渴望,那种难以忘却的记忆,是幸福的,也是享受的。

   竹楼旁,栀子花开,瓜果地和菜畦,也在灯光里隐隐约约。我拔了一根狗尾草,衔在嘴中,躺在山坡柔软的草地上,仰望夜空一轮明月,看轻薄的云朵含蓄地笼罩天空的星星,那浸人心扉的暖意,就像竹楼上的少女,她那面纱若梦的微笑,一闪一闪,迷离了我目光里的星星,我感觉那些星星,正围着月亮妈妈在闹呢,淘气有趣,像夜风里婉转的精灵。

   那天,太阳落山后暑气未消,竹楼里就搬出桌凳在门外吃晚饭。吃饭时,她就坐在我斜对面,她的左边是她母亲,我的右边是她父亲,

   她爸爸喝口酒后,让她使劲儿睁大眼睛找天空上的牛郎织女星,还有月亮里的嫦娥和玉兔。她母亲目光一闪一眨的,唱起了一首儿歌:“你是天上渣渣,地上花花,掉下来变成了大傻瓜瓜……”那是孩子们奶声奶气的童谣,可是她妈妈笑着唱着,偶尔拍打着扇子驱赶蚊子,还不经意地看我一眼。我说,山里的夜好静呀,不像山外无忧无虑的孩子们,在月光下聚在一起玩嬉戏、捉迷藏、斗蛐蛐儿、讲故事,好玩的事太多了。她父亲说,我们的女儿也能唱童谣,数星星,还可以看书呀!

   她听了,面色天然素雅,少女娇嫩的羞色里,夹带着野花清香,弥漫山野空气的清甜,像风轻柔缓适地吹来,诱人而迷恋,让我体会到原汁原味的嗅觉感动,像在炊烟袅袅、花香丰盈里荡漾的儿歌与鸟语,像农谚俗语里难忘的童话记忆。她突然说:“我是翠翠,不是作家沈从文笔下的翠翠,我是我自己,一个热爱缪斯的翠翠。”当时,我是个热衷理科的直男,从不读文学书,更不知道翠翠是谁,甚至连沈从文是何人,缪斯啥意思,也是一窍不通。

   那夜,我走出竹楼小院,去小溪边看萤火飞舞,草丛间微弱的光,如一盏盏小小的灯在黑夜里亮着,伴着夏虫喧哗,在黑夜里点起萤火之梦,宛若天上落到地上的无数星星,仿佛对岸小镇繁华的光明与魅力。那萤火之光,点亮了那个浪漫夏夜,轻盈飞舞的,是在孤光里一点点的流萤,让我看见花仙子般巡游而来的轻歌曼舞,像小小的灯笼,似山间绿光闪耀的精灵。

   今年夏夜,我再去那河谷,竹楼早已消逝,河上架起了大桥,西边的小镇高楼林立,完全是个现代化城市。我非常伤感,因为我无以寻觅曾经的灯光、笑脸、萤火。我记得,当我爱上文学时,那个竹楼上的女孩,仿佛化身成了希腊神话中九位文艺和科学女神通称的缪斯,点燃了我内心久违隐秘的艺术渴望。那个缪斯翠翠,比沈从文笔下的翠翠,似乎多了一份宙斯和记忆女神女儿的智慧与诗意。

   年华似水,岁月流金,往事随风逝去。那个曾经的山谷夏夜,让我凭借一朵花开的时间,温暖一生,之后的岁月我总在寻找坦然与从容,忘却疲劳与疲惫,在温暖的感觉里进入夏夜的梦乡。

   (作者:安徽省铜陵市作协副主席、铜陵县文联主席)

   文化的烟火味与城市的细胞    □思屈

   长时间以来,地摊一直饱受争议。为了发展高大上的经济形态,塑造城市干净整洁的形象,大量的城市把地摊放逐了。结果是我们一边投入大量资源发展城市经济、建设城市文化,一边却忘记了地摊恰恰就是与大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经济形式,就是活在城市细胞中的市民文化。

   可喜的是,今年两会之后地摊回归,中国城市又有了人间烟火味。6月6日,首届上海夜生活节盛大开幕。从中心城区到市郊,从商厦酒吧到街口地摊,到处人潮涌动,到处蒸腾着久违的人气。

   在城市的经济文化建设中落实“人民至上”理念,需要从抽象的数据中走出来,从高大的平台上走下来。城市地摊的去污名化和盛大复苏,说明在当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节点上,民间疾苦正在被更多地关切,人民需求正在被更多地倾听,城市文化建设中人间烟火的分量正在得到重视。

   不过,要地摊文化健康发展,仍然需要注意三个方面的升级:

   一是观念要升级,要明白地摊是城市经济现象,更是一种城市文化景观。

   地摊文化贴近普通市民生活,常常是地方特色与风士人情的最直观体现,成为城市文化的美丽风景线。给地摊经济合理的生存空间,是一个城市具有温情与活力的体现。

   如果从片面的经济产出和管理成本的纯经济观念出发,地摊经济就容易被认为是低端经济、落后经济,常常与脏乱差画等号。要从尊重城市生活规律、建设城市文化、增强城市活力的角度来理解地摊经济和地摊文化,我们需要完成自己的观念升级,还原地摊的城市细胞功能和文化交流功能,从而打造出既有烟火气味,又有当代色彩的城市文化新形态。

   首届上海夜生活节,打造出了具有烟火气、时尚潮、国际范的夜上海新形象,就是最好的例证。例如上海博物馆的“出摊”,以三大展览向预约观众开放,打造“展览+文创+轻餐饮”的综合性夜场活动。不仅使“上海夜生活节”增加了浓厚的文化气质,也使博物馆文化得到了创新发展,构成了当代博物馆亲民的文化新形态。

   二是质量要升级,低门槛不等于低质量,地摊经济也需要升级全面质量管理。

   首先是商品质量、食品安全必须得到切实保障,然后是消费体验需要得到更大的提升。人们逛地摊并不单纯是为了方便廉价,而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追求特色、小众、精品的城市文化消费体验。这种体验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享受,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。这就要求对地摊经济进行全面质量管理、服务和优化开级。

   三是产业生态升级,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注入城市的细胞。

   从经济的角度看,地摊就是小小零售点;从文化的角度看,地摊是一种丰富的符号,其背后是庞大的城市神经网络。当今中国的城市地摊神经联系的方式是移动支付、微信号,这是摊主与顾客之间的新连接,也是市场管理和摊主行业协会实现信息共享,相互督促,共同提高的神经网络。

   因此,我们要特别向阿里1688平台的“地摊经济”帮扶计划致敬,他们通过源头好贷、数据智能、金融扶持、客户保障赋能千万摊主;他们与京东“星星之火”地摊经济扶持计划、苏宁“夜逛合伙人”计划、腾讯微信支付“全国小店烟火计划”一起,正在努力打造中国城市科技文化融合的地摊文化。

   陌上桑葚成熟时    □孙丽丽

   好多年没有吃到桑葚了。

   一次,在菜市的角落里,见一位老奶奶篮子里是紫黑色的桑树果,用几片新鲜的桑叶遮掩着,只见那桑葚黑亮晶莹,汁液饱满,怕是轻轻一碰,就要流出汁水来。我一脸惊喜,像是偶遇多年不见少年时的伙伴。老奶奶用没有牙齿漏风的嘴,慢悠悠地说,自己田里有两棵桑树,吃不了,换点钱。

   时光回溯到80年代,父亲让我去摘桑叶,我发现树上有桑树果,吃一颗,真甜,从此迷上了桑树果。有时我还爬上较粗壮的桑树,坐在枝丫上边摘边吃,这个季节有一种鸟叫布谷鸟,“布谷——布谷”的叫声嘹亮而悠远,在村庄的上空划过。我总喜欢背靠在桑树枝丫上,嘴里吃着桑葚,耳朵听着布谷的叫声,还不时模仿布谷鸟的叫声,开心极了。“蜜蜂出户樱桃发,桑葚连村布谷啼。”此时的乡村是诗情画意的乡村。

   桑葚未成熟时为绿色,绿莹莹的,翡翠一般,遍身长着小刺,一嘟噜一嘟噜地藏在桑叶间,不显眼。慢慢地变得黄澄澄的,像琥珀,过不了多久,又变得红彤彤的,像绛珠。当桑葚熟透了以后,小刺就软了,颜色变成淡红、深红,最后变成黑的。说它黑,其实也不是真黑,只因紫红得太重,看上去像是黑的。没有熟透的桑葚是酸的,吃也行,就是吃了酸倒牙。成熟时的桑葚,胖嘟嘟的,粒粒饱满,像一串串黑珍珠,看上去让人流口水,吃一颗,蜜甜,蜜甜的。桑葚熟时,紧接着麦杏、覆盆子、山莓、灯笼果等新鲜野果也成熟了,它们颜色各异,各种诱人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季节,这时田野里飘逸着或淡或浓的果香。我对乡间的花草树木有一种天然的亲情,那些野生果木从发芽、开花一直到结果,都一直生长在我们的视线里。

   说起桑葚,不由想起了鲁迅先生在《从百草同到三味书屋》里所描述的:不必说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葚……我去过百草园两次,见到高大的皂荚树,古老的桑树仍在,依然生机勃勃,枝叶繁茂。

   早在《诗经》里就有桑葚,“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;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。”意思是斑鸠吃了桑葚,会甜得醉落到树下,轻易地落入猎人的手中。以此来劝诫少女们,不要轻易地陷入爱情的甜蜜中,爱得越深,伤得越深,有多爱就有多伤。诗经里的桑葚有些幽怨,其实陶醉地爱一次,感受爱情的芬芳,也不虚枉此生。

   单是一声“桑葚熟了”,会让多少人的记忆一下子跌进了童年,再也爬不起来。如今移居城里多年,有时回家乡,遇到儿时的玩伴也一下叫不出名字来,但是童年时许多美好的记忆,仍像底片一样印刻在心里,抹也抹不去。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地行走,只是不管走多远,都无法走出家乡的版图,家乡的桑树就成了永远挥之不去的意象。

   阿里体育“第一馆”    □周旭霞

   没有全民健康,就没有全面小康。

   在奋力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和防疫新冠肺炎的当下,全民健康就更显得弥足珍贵。全民健康除了要有良好的生活环境、安全的食品保障、有效的医疗服务之外,合理的常态化运动也是不可或缺的。而在高楼林立的都市,更需要运动场馆、场所。

   江干区的管理者有着一双慧眼,很有前瞻性。2019年8月3日,杭州首个大型智慧文化体育综合体——阿里体育中心正式在江干区开业。

   阿里体育中心位于九堡,你坐上地铁1号线,到客运中心站出来步行10分钟就到了,一个萌胖萌胖的“大铁罐”建筑,每天有好多人背着运动包进进出出;如果是自驾的话,体育中心有300多个机动车位可以使用,车辆自动识别、移动支付,大大方便了前来运动的市民。

   “大铁罐”足足有8层,建筑面积4万多平方米,可以同时容纳的运动爱好者的数量就不容小觑了。

   一楼是健身馆、舞蹈教室以及跆拳道教室等。二楼是运动玩乐园,有风靡韩国、包含32款游戏的AR体感互动科技体育玩乐园(VS park),日本真人AR竞技游戏Hado,让原本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影像展现眼前,呈现出一个神奇的“视界”。楼下电竞,楼上打球,三到五楼是一些传统的运动场馆,有篮球、网球、游泳、羽毛球、乒乓球、健身、舞蹈等多个体育业态。最让运动爱好者心动的是顶层8楼的室外足球场,在绿菌茵的球场上跑一跑,远眺快速成长的城市建筑和九堡的风光,会感受到都市生活的无限美好。

   体育中心当然处处充满阿里元素,场馆智能化是不可或缺的。如,先享受后付费的篮球馆、无人值守的足球场、自助入场的游泳馆,以及刷脸进场的电竞玩乐园。阿里体育还联合了淘宝、支付宝、天猫篮球赛、阿里音乐、优酷、大麦网等品牌商,发挥互联网和新零售的优势,让你感受到新型运动综合体的极大便捷。听阿里体育中心的负责人介绍,他们还将开发新的APP用于打通区域内所有场馆,为市民提供卡路里换卡币、实时身体数据汇报等服务。

   近年来,江干高度重视全民健身运动,在土地资源目益紧缺的情况下,相继建成江干区体育中心,九堡、丁兰两大文体中心,以满足市民对文化体育的需求,使辖区市民的运动健身变得更简单、更方便。

   作为杭州首个大型文化体育综合体和阿里体育“第一馆”,一方面要给市民提供实惠,另一方面要让企业能运行下去,江干区和阿里体育都为阿里体育中心的建成运营花费了大量心思,结果达成:每个工作日的10时至14时,这个阿里体育中心也和江干区体育中心、即将开业的丁兰文体中心一样,篮球、羽毛球、乒乓球等部分健身场馆免费向市民开放。每月8日这天,全部健身场馆都免费向市民开放,还有面向残疾人、老年人等的特殊优惠政策,让人们舒舒服服运动,让所有市民都享受到江干发展的红利。

   健身运动爱好者们在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的同时,也能真切感受到江干的快速发展,亲身体验到新时代江干人的幸福生活。

浙江省钱塘江文化研究会主办